薄薄薄荷

【盾铁】曾识你我

艰难地复建……



上。


Tony头晕眼花地从他的超加长limo车上滚下来的时候他聪明的大脑已经完全被过度的酒精搅和成一团浆糊并且彻底丧失了思考他是谁他在哪的能力了——不过好歹他脑子还残存了那么万分之一的一功能——至少能思考出他遇见了谁。

和美国队长的第二次见面,完全不是出自Tony的本意。

虽然Tony确认自己不论什么时候都光芒四射魅力十足,但是绝对不包括现在——好吧,这句话好像有些矛盾,但是Tony实在是没心力再细想纠正了。毕竟就在他扶着墙角的垃圾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然后后满眼满脸都是汗水泪水糊成一片的时候,美国队长正穿着背心运动裤拎着垃圾袋下楼倒垃圾,甚至还对着他糊着秽物的脸来了一句“Mr. Stark”,说真的,美国队长到底是怎么能在一片湿漉漉的乱糟糟下认出那张帅气的脸是属于钢铁侠的。一片雾蒙蒙中街灯下的小块儿金色似乎看着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暗淡了两分,Tony眯着眼睛不着边际地想着,还没来得及回个招呼,又忍不住抱着垃圾桶吐起来第二轮。


Tony后来很难想起当时发生的事情,大概因为Steve身上那令人安定的气质很好地安抚了即使吐得昏天暗地也还尚存一丝警惕之心的钢铁侠,反正Tony是真的忘了为什么在他反应过来之后就已经被Steve一只胳膊拦腰抱起来夹在腰间,而他也只因为这个令人不舒适的姿势表达了下抗议而已,然后他就在下一秒脸朝下哇地一声吐在了Steve的裤子和鞋子上。

“哦嗨,队——呕——队长,不如换个姿——呕——呕——势?”

这实在不是个完美的重逢,不,甚至和完美完全不搭边儿。

在Tony像个四肢软绵绵但又躯体硬邦邦一动不动的另类娃娃被美国队长斜抱着进了公寓的时候,Tony近四十年的人生里头一次生出了点不好意思。



Tony在这之前从没进过任何一座超过十五年的建筑,纪念馆不算,公共建筑不算。

老式的矮层木制公寓,房龄绝对超过几十年的只存在于旧街区的旧房子,Tony半瘫着仰在Steve肩膀上的脑袋正对着走廊中顶部的一排黄色旧廊灯,那四个里面坏了一个,闪烁着不算刺眼的暗光。木头的霉味,昏暗的楼灯,发黄的墙壁,染黑的地毯,还有走廊尽头狭窄的公用洗衣间,Tony睁着雾蒙蒙的眼睛,用余光瞟着将他扛抱着的一身清爽洗衣粉和廉价衣服柔软剂味道的干干净净的男人——除了对方膝盖以下被他吐得一塌糊涂的裤脚——头一次把脑海中常常列表很靠下面的复联集体宿舍计划艰难地提到了第一页里。



Steve的家很小,小到浴室甚至没有浴缸,Tony7岁之后第一次被男人看着(拜托,他可从来不去有公共浴室的地方)还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扶着洗了个澡,甚至准确说不是洗个澡,而只是被美国队长按着肩颈被迫在淋浴头下冲了个遍而已。但这也足够羞耻了,Tony发誓这个世界上还干过类似事情的男人都已经死了,不管是Howard还是老Jarvis。

等Tony裹好浴巾从洗手间磨磨蹭蹭出来,他那被酒精烧过的天才大脑终于清醒了过来百分之七十,他看着Steve提着装满都是他的脏衣服的洗衣篮,有一点尴尬,但绝不是不好意思。他套上了Steve有些宽大的T恤和运动裤,盘着腿慢慢挨在沙发上坐下,试图用他那张永远噎的别人说不出来话的嘴说点什么不那么噎人的话,但显然他失败了,不过幸好他可没说他的那些高级西装一旦被Steve带去楼下用洗衣机洗就彻底完球了,

“嘿,说真的,公用洗衣间,就不怕美国队长的内衣被偷了?美国队长——哇哦——内裤”

好吧,Tony并没想说这个,他抿起嘴,也有点无法分辨这个话比起我的高级西装要完球了哪个更STARK式混蛋,尤其是还在一个刚刚好心照顾了你的甜心面前。

不过美国队长看起来并没有被冒犯到,他可真是个好人——笔挺地站着,手还握着洗衣篮,认真解释道,

“首先,这里没人知道我是美国队长。”

“哦,可是想偷金发碧眼甜心内裤的家伙总该也不少吧。”

该死的,Stark就是停不下来。

“——其次,内衣裤是需要手洗的,我以为你应该知道。”

“额,平时都是Jar管这些,或者Dummy……说真的我们交流这些有些私密了把。”

“这只是常识。”

Steve露出个浅浅的笑,还稍微摇了摇头,这让Tony松了口气,他唔唔地应着,希望赶快跳过这个话题,下意识地接过Steve一手递来的一杯半透明的浅黄色液体。

“蜂蜜梨水,解酒的。”

Tony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看Steve脸上还带着点笑得表情。

“我妈小时候总给我做,说是治哮喘,你应该知道,我以前还小,我是说体格很弱的时候——”

“妈妈秘制牌。”

Tony打断他,一口气喝下去半杯。

“并不是,”Steve又忍不住笑,“只是很普通的蜂蜜和梨煮而已。”

“但是是美国队长泡给我的。”

Tony半张脸埋在杯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看Steve和他头顶上那盏很暗的顶灯,

“好吧,那就是美国队长牌的。”

Steve终于点点头,笑容里有点面对小孩子的无奈,但并没什么不耐烦,Tony终于松懈下来,抱着杯子瘫在沙发上看美国队长那宽厚的背影提着小小的洗衣篮沿着狭窄的楼梯去楼下公用洗衣间送洗衣物。


Tony第一次离开Steve家的时候是真空走的,因为Steve坚持内裤应该手洗。

可去他的吧,Tony愤愤地召唤了钢铁侠盔甲,说的好像把他的所有外套西装裤和衬衫全部用洗衣机搅坏的人不是他美国队长一样,Tony从布鲁克林的小公寓的楼顶一飞冲天,对着那一小扇窗户笔了个钢铁中指,虽然隐隐约约地他感觉Steve好像还笑了。



Tony和Steve再次相见的时间比Steve预计的要早。

反正他只是在临睡前去关窗的时候,猛然发现窗口外飘着,准确说是悬浮着,一个钢铁侠的。凌晨1点12分,Steve发现自己房间的小窗户实在是没法让钢铁侠飞进来,不管是横着竖着还是斜着。他不得不指挥着钢铁侠飞到走廊上,然后自己跑去走廊尽头的窗户把钢铁侠放了进来。

距离他们上次相见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仿佛那晚从垃圾堆边捡回家钢铁侠是一场光怪陆离的梦一样,即使到现在Tony除了自己上次穿走的Steve的T恤和运动裤以外,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他曾和这位美国标杆自由领袖层在纽约大战之后那样靠近过。

他接过Steve从冰箱里端过来的冷冻蜂蜜水,再一次打量起这间小到转身都不容易的公寓。其实Steve的东西不太多,即使是这么小的空间都不显得拥挤。除了一些生活基本品,Steve的私人物品少得可怜,衣柜里一排就能数清的相似的衣物,鞋架上的一双皮鞋一双运动鞋还有一双拖鞋,墙壁上挂着的仅有两幅有了年头的画,还有墙角柜子上的一个相框。

“那是我妈妈的照片。”

Steve顺着Tony的视线看过去,解释道,

“我画的,然后神盾局的特工们帮我用特效处理打印出来的。“

Steve走过去把相框拿过来。

“我的大部分东西都还保存在博物馆里,不过其实也都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

相框是个做旧的相框,Steve摸着他起了毛边儿的木头棱,

“这个相框是Coulson送我的,他还帮我打印了这张照片,”

Steve顿了顿,

“我很感谢他,但是这很……其实我妈妈并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我并不是——”

Steve的表情像有些困惑,又像有些苦恼,他微微皱着眉头,好像在努力分辨他和这个世界上的联系是真还是假。这很奇怪,但是一瞬间Tony觉得自己隐隐和他共享了那么一点隐秘的难熬的复杂情绪。

“我出生在长岛。”

“什么?”

Steve回过头看他。

“我从出生一直到15岁都长在长岛,”

Tony想停下来这些不听控制的话,但是他停不下来,

“不过我21岁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我什么都没有从老宅带走,除了U和Dummy,哦还有Butterfinger。”

“那你怀念它吗?”

Steve轻轻问。

“它?你说长岛——当然不,为什么?”

Steve盯着Tony,继续缓缓地摩挲着手里的东西,

“我该回去了。”

Tony猛地站起来,瞬间装备好盔甲,从面具里发出带上科技感的电子音,

“晚安队长。”



Thor是第一个同意住进大厦的,自从他看到Stark大厦里那个三开门的巨大的满满当当的冰箱后,一秒都没有犹豫。Clint是第二个,一听到免住宿费并且房间随便挑就尖叫着同意了。然后是Bruce,Tony先是花了三个月的时候派人找到了在孟买的Bruce,然后花了半天时间劝对方,再接着Bruce深思熟虑了两天认为确实是个好主意。最后一个是Natasha,事实上Tony一开始以为Natasha并没有同意要来,直到有天半夜三点他从工作室出来看到还坐在客厅沙发上看节目的穿着睡衣的女特工。

原本Steve应该是最后一个被邀请进来的,就在他从Steve公寓走廊上进入Steve公寓的那天。但是Tony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口,开不了口请他离开那个窄小的,破旧的,散发着霉味的小公寓。这很奇怪,就像他再也不敢踏足长岛那个从小长大的家,他不敢踏回过去,而Steve,走不过未来。


TBC。


评论(1)

热度(46)

  1. 清砚薄薄薄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