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薄薄荷

【虫铁】嗅觉基因

现实世界夹杂着ABO的设定,有私设,只有一小部分人是ABO的设定……

之前因为私事消失了很久,非常抱歉了OJZ 最近已经捡起来所有坑了,认真填土中。(因为很久没写了,而且这篇改了一些设定,所以重新发了TT)


1.

我们的纽约好邻居Peter Parker最近有点烦恼。

作为一个向来感官敏锐拥有蜘蛛般发达的五感的spidey ling,不不不,是spider man,他最近觉得和Mr. Stark之间有一点不对劲,一点小小的,不对劲。


最早Peter发现这一点小小的不对劲是在一周多前,在他在复仇者大厦里结束新战衣测试和Mr. Stark拥抱的时候,哦不,Mr. Stark又一次解释说那不是一个拥抱,而这次只是一个鼓励的时候。


那是Peter少有的几次和Mr. Stark离得很近的机会——上次还是好几个月之前的拥抱——额,准确说是开车门,然后这次却有那么一点点不太寻常。Peter觉得自己的鼻子,准确说是自己的嗅觉似乎那时候开始起出了点小小的问题。他从靠的很近的Mr. Stark越过自己肩膀而露出的一小节肩颈上,似乎闻到了一股隐隐约约的淡淡的像是混着其他鲜花的小雏菊的清淡香气。


那是一种十分柔软又清新的味道,听起来似乎和钢铁侠·亿万富翁·世界顶尖科学家兼工程师·未来主义者·真·花花公子Tony Stark并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但是Peter闻到了,并且不止一次地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能持续闻到。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Mr. Stark身上的那清甜的味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浓郁了起来,已经从最初隐隐约约的浅淡香气变成了如今仿佛把头埋进了一束至少99朵还要多的雏菊花束里一样的,充满整个脑子的,会让青春期少年有些躁动的馥郁芬芳。


哦。

Peter忍不住红着脸低声呻吟出声,接着又偷偷瞄了瞄实验室那头忙着敲敲打打一个什么小零件的Mr. Stark。对方穿着工字背心,连着肩膀一起露出来的手臂肌肉线条随着动作起起伏伏。Peter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在这间只有他们那两个人,哦当然忽略掉Dummy和Friday,的Mr. Stark的私人实验室里深呼吸了一下。


瞬间Peter鼻间盈满了那种春天般,柔软又带点甜蜜的味道,这让他的意识又开始有点昏昏沉沉的。Peter不得不有些懊恼地使劲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并且毫不客气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虽然这个味道真的很很很很很棒,或者说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棒,但是……

Peter低头看了看自己下面精神奕奕的小兄弟,有点欲哭无泪。



“嘿,孩子,你在干什么?”

致力于工作中却一直留了个眼神在身后总是闹闹腾腾的少年身上的Tony转过身来,他看着Peter发红的额头有些奇怪地皱皱眉,对于这个孩子这周以来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些微的不满,

“你是要用你那可以徒手拉大船的怪力把自己的脑袋劈成两半吗?”

Tony撇撇嘴,

“我得说这不是个好想法,毕竟你的脑袋大概能承重20t的重量也说不定。你如果真的需要,我可以把我现在手里研制的这把50t吨位的重击器在你脑袋上试一下,如果你再继续这样莫名其妙地突然发神经的话。”

Tony举了举手中的大家伙,冲眼前带着天然无辜和委屈巴巴的少年挑了挑眉。


“今天就到这吧。”

Tony承认他总是对眼前的少年毫无办法,只要对方一扁嘴角自己就忍不住率先投降,而眼下就是个绝佳的例子。Tony低下头去,避开那孩子炽热的带着点可怜兮兮的视线,叹气道,

“回去好好休息吧,你最近状态怪怪的。”


“我,我,我,我很抱歉Mr. Stark。”

Peter垂头丧气地提溜起角落的背包,对于自己最近的不在状态非常歉意,拿手臂捂着自己还没完全消下去的下体一个飞跃匆匆跑了出去。



不该这样的。

我到底在干什么。

Peter忍不住低咒,并且现在终于决定将自己最近的这个小烦恼定义为一个,额,也许是个大烦恼也说不定。


Peter低着头抱着书包有些忧郁,因为他发现自己真的毫无头绪。他默默地思考着,在走廊拐角处不小心撞到了一堵墙。


“哦,哦,哦Sorry Happy。”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对面几乎被他撞倒三米开外的胖男人含糊道了个歉。

Happy心里有一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他就知道,在这个到处布满了超级英雄的复联大厦里的自己这个普通人,就如同一只小鸟一样可怜又脆弱。


Happy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有些无奈地用鼻孔出了口气,耸了耸肩就要过去。

“哦哦哦,等一下Happy。”

Peter眼睛亮了一下,一把拉住对方,有些紧张,吭哧了两句才模模糊糊地问道。他努力摆出一个正直的表情,至少希望接下来问出口的问题听起来没有那么奇怪,

“你知道Mr. Stark身上有这么味道吗?”


“什么?”

这问题着实有点奇怪,Happy有些疑惑地皱皱眉,

“你是指的是他作为花花公子身上的十分骚包——额不——我是说魅力十足的古龙水味道吗?”


“不,实际上并不是古龙水……的味道。”


“恩?那难道是机油的味道吗,他总在工作间,我是说除了在外面花天酒地——不,应酬的时候。”


“啊……也不是的。”

Peter有些茫然地眨眨眼睛,让开一条道路,

“没什么,哦谢谢你,Happy。”



这真是奇怪,不是吗?

Peter深深皱着眉头,不明白为什么连Happy这样和Mr. Stark离得很近的人为什么都闻不到那股日渐馥郁起来的新鲜的小雏菊的清甜。


“Peter,你怎么今天这么早?”

电梯门打开,今天依然也十分迷人的女特工走出来,对着还在沉思的少年打了个招呼。


“噢嗨,Ms. Romanoff,额……今天Mr. Stark提前结束了,所以……额……”

Peter搔搔头发,对着这位总是嘴角勾起一个让人晕眩的笑容的特工小姐有点不知所措。毕竟Peter他实在是没什么应对女士的经验。

Natasha抿了抿嘴角迷人的弧度,对于眼前总是跟在Tony身边有些冒冒失失的年轻男孩子觉得十分可爱。


“噢对了,Ms. Romanoff,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那个……你能闻到Mr. Stark身上有什么味道吗?”

Natasha看着年轻男孩子有点涨红的脸颊忍不住又笑了笑,她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似的,不由歪了歪头,撩了一下自己卷曲的红发,带着笑意声音低沉,缓缓回道,

“大概是,一种……只有你能闻到的味道。”



恩?

什么???

Peter一脸问号地迈进电梯看着Ms. Romanoff远去的背影实在是摸不着头脑。他忍不住对着电梯天花板问道,

“Hey Friday,你明白Ms. Romanoff说的什么意思吗?”

人工智能小姐犹豫了一秒,认真回道,

“我觉得Ms. Romanoff大概是想说您和Boss是一类人。”

“什么意思?”

Peter瞪大眼睛,对于Friday的回话更加摸不着头脑。

“大概是说,”

Friday这次停顿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语气中少有的带了一丝迟疑,

“您和Boss都是有信息素的人。”


“信息素?”

Peter吃惊地不得了,对于这个新词汇很是茫然。

“如果我的计算和估计没有错,并且现有的所有论据属实,那么Mr. Parker您,”

有条不紊地人工智能小姐语调平缓,

“您大概会是个Alpha。”



“Alpha???”

“你是说射线吗?alpha射线?不过Friday我就算是射线也该是一束射线,你怎么能说我是一个射线?不对,重点好像错了,我怎么会是射线,我明明是个人啊,即使是被蜘蛛咬过变成了一个spider man我依然是一个生物啊!哦,Friday你难道已经把我不当成生物来看了吗?”

“并不是这样的,Mr. Parker。”

AI小姐声音依旧很稳,并没有受到Peter无差别的话痨攻击,

“我想这是一个您还不知道的世界,一个理论上并不该存在于现实世界里,却日渐有证据显示似乎存在着的,一个关于,ABO的世界。”


“那是什么?”

Peter大叫,仰起头来,棕色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血型吗?!”


TBC.



评论(1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