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薄薄荷

【虫铁/盾铁】Like he's Alive

盾铁/虫铁  绝境脑删梗+身份梗

*盾虫铁在线,全程修罗场

*Peter是复联一员但并不知道钢铁侠就是Tony,也并没有见过Tony Stark

*OOC 狗血滔天


0.

Tony忘记了所有。

包括Steve Rogers。


1.


Peter捡到那个男人的那天纽约的天气很糟糕。

三年来最大的暴雨夹杂着东面海上席卷而来的南风,Peter捞紧自己的兜帽抄近路回家,就看到了模模糊糊躺在角落垃圾堆里的那个人,垂着眼睛,毫无反应,静静躺着的那个男人。


在纽约街头交错的后巷里捡到一只风雨里的流浪猫的概率有多大。

Peter说不太清,他紧了紧自己几乎被打湿的帽衫,又抬头了看了下对面墙角垃圾堆里那一个安安静静蜷缩着的人形,至少敢肯定地说,反正捡到一个浑身血污的人可不是一件常见的事。


“嘿,Buddy。”

Peter凑近一点,看着奄奄一息的男人,有些迟疑。

男人慢慢抬起眼皮,即使满脸脏污眼睛也亮的惊人。

“额……额你似乎受伤了……也许你需要些帮助?”

男人像听不懂他的话似的,慢慢抬起点头来,眼睛里渐渐漫上一层迷雾,他看着Peter又似乎在看Peter身后风雨里飘摇的纽约市那常年灰蒙蒙低垂的天空,随后缓慢又坚定地摇了摇头。

“额……我不会伤害你的。”

Peter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斟酌着又上前一步,蹲下身来。他无法视而不见,不管是作为纽约的好邻居蜘蛛侠,还是作为Peter Parker,一个普通大学生,他都无法放任不管。对方满身脏污,形容狼藉,虽然因为受了伤而不能动弹,却又从容异常,仿佛眼下这一切绝境都是他所希望的。Peter慢慢皱皱眉头,伸出手来握住对方几乎失去温度的左手,在对方细微的挣扎里坚持道,

“我想你……需要我的帮助。”


Peter很少捡活物回家。

他也说不太清楚自己最后为什么就把这个陌生男人扛回了家而不是交给警察局,大概因为他发现自己实在没办法拒绝对方,拒绝这个一直寂寂趴在他背上,只在他说要报警的时候才抬眼默默盯着他的男人。Peter侧过头去看着对方被血糊成一团,一颤一颤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抗拒,听着对方吃力地用嘶哑的喉咙慢慢挤出一句,

“我……不能……”

有些狼狈,但又有几分坚定。

那让他心软,也无法拒绝。



Peter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捡个男人回家,更没想过会捡到一个什么都记不起来的男人回家。

当男人在Peter那小的可怜的卧室里醒来的时候,Peter才终于意识到了事情大概真的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对方好像忘记了所有,不仅仅是对个人身份的失去记忆,更是对一般资讯,意识,环境,失去了认知。他对所有的一切都有些迷茫,除了对某些特定的几个词十分抗拒——譬如警察或者政府,他连日常对话都需要稍稍反应一下才能慢慢给出回应,像是刚刚开始学语的孩子,偶尔还会带着几分不配合,Peter试着询问对方的名字家庭亲人和联系方式,但也毫无意外的除了平静的眼神外一无所获。


男人套着Peter的衣服,额头上还包着Peter给他包扎的一圈纱布,脸颊上也还贴着ok绷,更别提衣服下面裹着的条条纱布,他安静地坐着,在Peter有些不知所措的视线里垂着眼睛。Peter盯着对方嘴唇上细小的伤口和下巴上露在外面的几条红痕,伤痕累累却又丝毫不肯示弱,心里总觉得有点莫名的堵塞,他轻轻叹口气,坐下来靠近过去一点,和对方有着相同衣服柔软剂味道的卫衣碰触在一起,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提高声调努力微笑道,

“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Peter并没有真正带过孩子的经历,当然,他觉得眼前的男人也不算是个孩子就是了。

Peter指着卧室里支起来的小黑板上“名字”这个词,面对着对面看过来有些迷茫的眼神,觉得自己大概,也许,说不定,真的可以说的上在带个孩子了。


“我知道你忘了自己的名字,我想我们至少应该先从名字开始?我是Peter。”

“Parker。“

“当然你已经知道了,不过我想我们得给你找个我称呼你的名字?”

Peter觉得自己大概能很好适应现在的角色,他虽然不是那么照顾人的老手,但他温柔又细心,对于男人细小的反应还观察入微,他絮絮叨叨,在男人面前走来走去,虽然不时扫过男人那有着两排卷翘浓密睫毛的眼睛时,有些不太自在。

男人的眼睛很大还有些圆,密密实实的睫毛忽闪的时候总是带过一小片阴影,还闪着浅棕色的光。很漂亮的眼睛,让人有些飘飘然又过目难忘。

Peter小心地避开男人的眼睛,咳了咳,

“或者,要不我给你取个?你喜欢叫什么名字?Robert? David? Ryan?Tony?还是Tom?”


年轻人的语速不算慢,但是着重在几个名字上加重了读音。男人微微抬头,没有焦距的眼神越过还在喋喋不休的年轻人,定格在窗外远处的天空中,他似乎感觉自己一片空白的大脑突然开始咔哒一声响了一下然后慢慢运作起来,他在一片嘈杂而又毫无意义的数据里,慢慢揪住那一点点线头,


“Tony。”

“这样你——什么?”

Peter被男人的突然出声打断,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稍稍歪着头的男人。


“I……am……”

男人的声音有点慢,他似乎在努力确认,每一个字音出口都花费了不少力气,

“I……am……Tony……Stark。”



Tony Stark。



Peter愣了三秒,随即兴奋道,

“Tony Stark?天啊,这可是个伟大的名字!”


就在三秒前刚刚确定了自己名字的Tony有点茫然,他看着眼前年轻人亢奋到激动的脸,有些不解。

“Tony stark啊你竟然选了和Tony Stark一样的名字?等等,是说你就叫Tony Stark?还是哪里听来的?不过没关系,Tony Stark真的是个很酷的名字了,啊,我不是说Tony酷,我是说这个名字的意义真的非常棒了,他是Stark Industry的CEO,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还是个伟大的科学家,工程师,和理论物理学专家!啊抱歉,他是我的偶像,说起他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Peter挠了挠脸颊,有几分不太好意思,他眼睛里闪着年轻人狂热的光,对着Tony解释道,

“他是我知道最神秘的人了,高调又低调,语出惊人,做事不按常理出牌,每次发布会的决定都是那么出人意料,引起轰动,但是他又从未出现在公众前,像是个谜,真的是太酷了!其实我一直想去Stark工业工作的,那里不仅有Tony Stark还有世界上一流前沿的科技项目,是我的第一志愿,就是不知道毕业后有没有机会。”


Tony学着平时年轻人听他说话时的样子缓慢地点点头,Peter语速很快,他其实并没有全部听清楚所有Peter的话,他眨眨眼睛反应了下,从那长长的话语里摘出一两个词,然后去一旁床头拿过来那本不算薄的小册子,对着上面的大字“STARK EXPO”有点出神。

“哇哦!Stark Expo的展示手册,那里面有Stark Expo的一些项目展示,都是Stark工业这几年的重头项目,你是不是也觉得有几分感兴趣了?虽然你可能看不大懂,不过看起来很酷吧?这可算生物物理科技的前沿了。”

Peter凑过来,给Tony翻开那本册子,指着里面的各个炫酷的插图,尝试着用浅显的语言给没什么反应的Tony介绍。Tony翻了两下,对里面偶然闪过的一两张设计图有那么一点点说不清的熟悉,他按住Peter的手,让页面停在人工智能那一页,他回想着Peter刚刚说过的话,花了一小会儿,终于挑出来他一直有点感兴趣的那个词,犹豫道,

“我……我想看看你说的那个……物理。”




Peter发现Tony学习能力很强,非常聪明,甚至过目不忘。他花了三个小时找出来自己一到十二年纪的物理课本,而对方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光翻书就花去了快二十分钟——就全部看完了,并且觉得非常简单。

仿佛是天生的物理学家,Peter看着Tony随手翻着书桌上他借来的大学四年级的热核物理学导论的大部头书本,轻松地用笔在纸上不需要演算步骤就能直接得出课后习题的答案。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Peter一脸吃惊地看着Tony,语气满是不可置信,明明这个男人现在连给自己换纱布都还不会,却已经开始能用着和书本上截然不同的更简便的算法来解决大学四年级的物理习题了,他盯着男人泛着光的棕色眼睛,惊讶道,

“你简直是我遇到过的最聪明的人了。”


最聪明的人。


Tony本来神采奕奕的眼睛突然迷茫起来,他看着Peter,那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似乎以前也有人和他说过类似的话。


『你大概能排进我见过最聪明的人里前三名了。』*


“另外……两个人是谁?”

Tony喃喃道。


“什么?”

Peter疑惑地看着Tony,

“你刚刚说了什么?”

Tony猛地清醒过来,他眨了眨眼睛,刚刚一闪而过的念头和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一下子又消失地无影无踪。他努力瞪大自己的眼睛,突然觉得有点喘不上气来,

“没……什么。”


窗外的暴雨噼里啪啦地敲上玻璃,Tony迷蒙的眼睛扫过Peter,慢慢松开手里握着的原子笔。他挺着脊背,身体不自觉地又开始保持警觉和僵直,陷入无言的沉默。原子笔沿着桌子骨碌骨碌划过,最后跌落在地板上。Tony深呼吸了两下,只觉得心脏涌上来的停滞感并没有丝毫缓解,他捂住自己开始发烫的胸口,艰难道,

“没有谁。”

一片混沌的大脑里,机械的齿轮疯狂转动,Tony看着那模模糊糊的身影,缓慢地摇了摇头。


TBC。

*队长曾经对Tony说过他是他曾经见过的最聪明的人里排前三,当时队长本意是夸Tony聪明,但是Tony第一个反应就是问两外两个人是谁,不敢置信竟然自己只能排前三**

------------------------------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OJZ


评论(34)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