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薄薄荷

【虫铁】Dawn

虫铁,带一点盾铁修罗场……

又重写了……



1.

Tony最近总是梦到过去。


从Howard那总是紧抿着嘴角带着些冷淡威严的脸,到Maria闪着盈盈水光和他相似的带着透明质感的眼睛,再到西伯利亚冷冽的寒风里那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Tony不是很能分辨出梦里变幻的说不清是Howard还是Steve的身影,或者,也可能是James的。



这是Tony时隔两年再一次梦到西伯利亚。

和那些他最不想再回忆起的画面又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眼前。



Tony安静地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站在旁边,直到看着那个男人举着Howard制造的盾牌插在了两年前的他的胸口。

Tony内心依然没有多少波动。


那个他眼里可笑又可怜的男人半佝着身体,随着胸口停掉的反应堆轻轻地喘息,静静注视着慢慢消失在风雪里的那一个身影。

不,

两个。


Tony退后了两步,明明没什么感觉却又觉得心口仿佛破了个洞,随着躺在地上的自己盔甲上被砸出的洞口,一起灌进冰冷的西伯利亚寒风。


地上的男人无力地张了张口却被灌进一嘴雨雪,他抬抬手臂,慢慢移动自己的眼睛去看Tony。Tony静静地和男人一模一样的眼睛对视,终于忍不住去扶了扶自己的额角,擦过脸颊的瞬间却感到有点潮湿。



Tony开始觉得心口似乎隐隐约约地疼了起来。

越来越疼,随着呼啸而来的冷风,似乎慢慢被冰冻起来。

他有点喘不上气来,眼前的画面伴着雪花纷飞而过,最后只剩下来Howard和Maria一起的,以及Steve的那句叠在一起的,

再见。




Tony挣扎着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眼前一张放大的脸,一张渐渐长出来些成年人锋利轮廓的,还带着点少年气的脸。

Peter瞪着深棕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他们两个人离得极近,近到Peter每一次的呼吸扑到脸上的轻微气息Tony都能感觉的到。


“我说……”

Tony怔怔地,半晌才反应过来,刚清醒过来的嗓子带着干渴的嘶哑。


“你又做噩梦了,Mr.Stark。”

“你快压死我了Peter。”

两个人同时开口,Tony喑哑的声音被声调有些偏高的年轻人嗓音盖过去。


“你很久不做梦了。”

Peter犹豫了下,没有放弃地靠的更近了一些,几乎快要碰到Tony的鼻尖。

Tony只得动了动自己有点僵硬的手肘把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来,同时呼出口气,

“起来,kid。”


两个人的对视僵持了两秒,Peter率先败下阵来。他丧气得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边手忙脚乱从Tony上方移开,边有点委屈巴巴地解释,

“我我我,抱歉,Mr.Stark。”

Peter悻悻地翻身坐到床头的地板上,皱着眉头抿着薄薄的嘴唇,看着Tony慢吞吞地爬起床来,欲言又止。



这是Tony正式在复联转为后方支援后开始的第一个礼拜。


就在一周前,医生刚刚给他确诊,

“我想你再这么下去,下一次你过来再插在你心脏上的就该是一个心脏起搏器了。”


Peter比谁都清楚,这话没有一点夸张的意思。他看着Tony日渐严重的黑眼圈,终于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你怎么来了?”

纽约早上时间九点四十五分,Tony很少会这个时间起床,唯一的几次都是因为现在正可怜巴巴坐在他脚边,一脸弃犬样的可爱年轻人。

“我,我来看看您,”

Peter磨蹭着站起来,看着Tony就着睡裤直接往头上套了件灰色T恤,忍不住小声补充道,

“您……需要一些照顾。”


“恩?”

Tony脑袋埋在衣服里挣扎,模模糊糊地回道,

“照顾?我?你说我吗?”

他的脑袋终于钻对了地方,穿过了脖领,带着被捋过翘起来的头毛,扭头挑眉,

“你说我这个四十多岁的成熟男士,需要你——”

Tony上下打量了下渐渐抽条起来的年轻人,

“——好吧,你不是小孩子了,但在我眼里,嗯,也还不算个大人——的照顾?”


“我成年了。”

Peter沉声道,

“过了可以合法抽烟喝酒去赌场,甚至,结婚的年龄。”


“好吧好吧。”

Tony低头紧了紧睡裤绳,然后对着一脸认真的年轻人打了个呵欠,

“你是大人了,所以?”



所以——


“你为什么不肯答应我?”

Peter慢慢咬了咬嘴唇,他的嘴唇很薄,每当心里没底的时候就会不自主抿成一条线。

“什么?”

Tony回头。

“为什么不答应我的告白?”

年轻人沉着眼睛看他的时候垂下的眼角看起来有带着些可怜的意味。Tony一向不太能抵抗,即使相处了这两年也没能免疫。


“我以为我们早就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了个结论。”

Tony有点头大地抹了把额头,揪过床头的外套一把披上,他推开门来,还穿着睡裤,直接走去了起居室的咖啡机。

“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

Tony的手按在咖啡机的旋转扭上,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跟着过来的年轻人一把蜘蛛丝黏在一旁的柜子上,不得动弹。


“我们不是说好了就当作——”


“禁止咖啡,Mr.Stark。”





说好了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


“抱歉Tony,我这周还有点事,我们上次说的游乐场就当没这回事怎么样,爸爸给你准备了些别的非常酷东西嗯?”

男人严肃的脸上少见地带着点温柔歉意的笑容,他半跪着身体,捧着手里巨大的礼物盒子对着面前的小男孩讨好道。

虽然那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


“Tony,等我们回来,爱你。”

女人和他肖似的眼睛里满满的爱意,她吻了吻他的额头,还抱着他轻轻摇晃,她答应他马上回来,可他等了很久很久,久到以为自己都快要死掉了。

但是他们最后也没回来。


“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不论现在,还是以后,Tony,我爱你。”

那双坚毅果敢的蓝色眼睛慎重起誓,嘴角甚至带着点甜蜜的笑意。他试着相信,最后也只等来了一句,“Tony,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将来有可能不选择你,你会生气吗?”



不会。

“你会在乎吗?”

眼前黑暗里男人的脸越来越清晰,Tony看着Steve那张布满痛苦的脸,却忍不住笑起来。

不会,因为没有人会选择他,从来没有。





“Mr.Stark!Mr.Stark!你怎么了?!“

Peter接住不住面前不断下滑的身体,惊叫道,

“对不起!但是咖啡真的不可以!我刚刚不是想对您这么粗鲁的,我只是只是……啊!您还好吗?”

Tony攀住Peter的肩膀——一个渐渐长起来的宽阔的肩膀,他呼哧呼哧喘着气,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又想起来了以前,他慢慢借着对方的力坐到地板上,甩了甩脑袋,才看清近在眼前的那张惶恐到要飙出泪水的脸。

“您不能再这样了,不管是熬夜,还是咖啡,以及垃圾食品,起司汉堡,甜甜圈,全部禁止。”

年轻人惊魂未定地喘着气,焦躁到拔高的音调,和喷到他脸上的热气,Tony闭了闭眼睛,咽下一口唾沫,

“好,听你的。”


TBC。

评论(22)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