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薄薄荷

【虫铁】我能请您跳支舞吗?(一发)

涉及一些电影里面的梗,怕剧透的慎

一发没有逻辑的爱他就要和他跳支舞啊(并不

小虫错过了homecoming希望没有错过其他的


-------------


Tony端着咖啡迈进实验室的时候我们的纽约好邻居SpiderMan,Peter Parker正半个身体都趴在试验台上叹他今天下午的第十八次气。


他有气无力地看着显然今天心情还不错的Mr. Stark嘴里哼着歌,晃悠着身体打开桌上的图稿开始写写画画,含在嘴里的话在嘴边绕了三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唉。

Peter叹了第十九次气,并且忍不住抓了抓自己学着Mr. Stark开始抹发胶的头发,结果却抓了一手黏糊糊的发胶。


该死的。

Peter烦躁地用他那坚实的脑袋瓜子使劲磕桌子,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真信了Ned的鬼话一放学就跑来复联大厦,

“嘿Peter,你为什么不试着去约约你那位心上人来当你prom的舞伴?说不定对方很愿意来呢。”



愿意来——才怪。

Peter有气无力地趴在试验台上,随手翻了下之前Friday刚给他的最近一个月的Mr. Stark的行程表,忙到连睡眠都成了奢侈。只是个小小的高中的毕业舞会——甚至不提供酒精饮料的小孩子玩闹般的毕业party,怎么想Mr. Stark都不会同他一起去的吧。

Peter抬眼又看了看随着AC/DC背景音乐扭动着老年迪斯科的Mr. Stark, 对方右手掌中握着改锥随着节奏在价值上百万的斥力装置上来回翻飞,不时另一只手臂勾过来桌子上另一头半满的威士忌酒杯啜饮两口。


唉。

Peter叹了今天下午的第二十次气。




Peter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对Mr. Stark产生了那么点,好吧,是产生了很多,不一样的情绪的。

大概是某个普通的清晨,普通的青年起了个普通的床,发现自己有了那么点还在普通范畴的清晨反应,却意外地意识到昨夜梦里的对象和似乎和往常相比不太普通。


迷人的棕色大眼睛随着眼睑的眨动闪烁着流光。

卷翘浓密的睫毛看的人心痒痒的。

线条流畅却并不过分突出的手臂线条。

柔软又带着点可爱弧度的略微突出的小腹。

以及看起来手感很好的弹性十足的翘臀。


听起来多么美好的描述,似乎和每个普通的青少年的幻想对象没什么多大的不一样。

可是就是有那么一点不太——一样。

Peter脸不自主地红起来,他悄悄移开自己黏在Mr. Stark穿着工装背心的后背上的视线,深呼吸来平复自己那么点的冲动。


青少年总是冲动的,不是吗?

要不Peter也不会在听到Ned的话就瞬间真的开始期望起来,也许,大概,说不定,真的可能有百分之一的几率,Mr. Stark会答应他的邀请?


会的吧?


唉。

Peter叹了今天下午的第二十一次气。





Tony是第一个发现最近Peter不太对劲的人。

倒不是因为他是个多么敏感或者多么细心观察身边事的人,而是因为他身后不时传来的叹气声和脑袋砸桌子的咣咣咣声实在是让他难以忽视。

听听,他的四十厘米厚的钢板特制成的试验台,竟然被一个少年的脑袋敲得梆梆直响,不愧是承重达到25t的Spider Man的脑袋。

Tony隐隐带着点骄傲地想着,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身后有些异常的少年人——不要在他的试验台上砸出坑来就好。



青春期的男孩子真是躁动不安啊。

Tony松开嘴里咬着的螺母,对于惯常闹闹腾腾的年轻人少有的躁郁消沉还是有几分在意。

“嗨睡衣宝宝,你怎么了?”

即将成年的少年人趴在桌子上,睁着有点委屈又带些无辜的puppy eyes从下往上看他,即使这两年个子长了,仍看着可怜兮兮的——Tony最受不了这个。


“不是宝宝。”

Peter扁着脸对于对方总是把他看作孩子有几分恼火,半张脸埋在袖子里瓮声瓮气地回道。


“好吧好吧,那kid,你怎么了?”

Tony挑挑眉,从善如流道。


“我也不是孩子了,Mr. Stark。”

Peter有点烦躁地站起身来,他这两年蹿了点个头,甚至比起Tony还要高上了那么几公分。

“噢噢噢,生气了,我们的Peter宝宝生气了……好吧我们的Peter生气了。”

Tony看着对面少年刚长出些成年人轮廓的身条,总觉得有几分欣慰又有点心塞,他不由坐回椅子上,撇了撇嘴角,摊摊手,

“好吧,那Peter,你怎么了?”



对面的男人眼睛闪着关切的清亮棕色光芒,虽然小胡子不太耐烦地翘起来,却还是让毫无头绪开口的Peter一阵语塞。

“我……Mr. Stark……我,我能问你件事吗?”

这突然的时机简直是绝佳的机会。

Peter磕磕巴巴地慢半拍开口,心里不停给自己打气。


“嗯哼。”

Tony不置可否。



“我我我,我能不能邀请您,”

Peter掌心攥着自己的袖口,从来没有像此时一样紧张。

”我想邀请您这周五——“


“不行。”



???

Peter瞪大眼睛,还没说完的邀约就在对方的一声No里哑了火。


“孩子,哦不,Peter,你还没放弃邀请我去你家吃晚饭吗?Peter,我不得不说,自从吃过你那十分火辣的阿姨的枣核桃面包以后,我再也不想去你家尝试任何——对,任何——食物了。”


“不,不是这件事……”

Peter弱弱地反驳。


“哦?”

Tony挑眉,

“那是什么?”



“我,想邀请您——”

Peter嘴巴张了又张。

——想邀请您去我的毕业舞会。



“Boss,Ms.Potts刚刚给您留了个言,鉴于Ms.Potts的最高权限,我想我不得不打断一下来提醒您某些事,”

突然出现的AI小姐声音冷静地切入两个人的对话,

“这周五您要去参加慈善家莫德先生的聚会,Ms. Potts已经在日历上把此项划为“must-go event”,且已经帮您准备了莫德太太喜欢的首饰作为礼物。”

“划掉那项,Friday。”

“抱歉Boss,您上周第三十二次和Ms.Potts争论的时候,最后认输并且答应将对方的权限设置于您自己之上。”

“Friday你是不是忘了谁是你的Boss?谁是你的爸爸?”

“Ms.Potts作为SI的CEO也有权将我送给任何一所社会大学,即使不作为CEO,如果Ms.Potts坚持,最后您也会妥协的。”

“好,好,好,啊哈,真是长大了,好姑娘。”

“谢谢您的夸奖Boss,都是您的算法编的好。”

呵呵。


Friday有条不紊,和惯常耍赖地Mr. Stark一来一往地讨价还价。

Peter咽了口口水,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



“哦对了,Peter你要说邀请我干什么来着?”

Tony觉得自己这辈子最不擅长的事情就是和冷静理智的女性打交道,比如Pepper,比如Natasha,现在也可以比如他的好闺女Friday。Tony低咒一声对于这几个月以来的第几十次败北结果毫不意外,他搓了把脸有些心烦,一回头就看被晾到一旁的,一脸更加郁闷的Peter。


“哦,我,我说……”

Peter咧开嘴笑了下。他不由回想起学校的大厅似乎还没有Mr. Stark家的起居室大,整个舞会下来的软饮料估计还不如Mr. Stark家的酒柜里随便一瓶威士忌来的贵。况且学校舞会也没有觥筹交错的成年人交际,也没有什么慈善事宜,甚至可能对方送给主人的一条首饰就能赞助学校一整年。

Peter双手在背后攥紧,从没有一刻觉得自己和对面歪坐着的小胡子男人距离有那么远。

“我其实就是……想邀请您去我家吃晚饭,您知道的,May姨一直很感谢您,总想向您亲自道谢,她,我是说她总是让我来邀请您,不过我也知道May姨的厨艺确实……有那么点一言难尽,我很能理解您不去的心态,我回去会和May姨找个借口的。”


“Peter?”

Tony皱皱眉,盯着Peter四处乱飘的眼神,

“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什么?我很好,真的,一切都很,我是说awwwwsome。”

Peter保持微笑。







“Penis Parker今天约到了心仪的舞伴了吗?”

“依然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eter砰地一下合上locker,没有理会身后突然冒出来的Flash大声的嘲笑,皱着眉头快步往前走过去。



“Peter你到底问过你喜欢的人了没?”

Ned不死心地跟上Peter的脚步,看着Peter一脸郁卒,忍不住问道。

“问过了。”

Peter含糊地说。


“对方怎么说?”


“额……额……”

Peter迟疑着,最后叹了口气道,

“没说什么。”


“为什么?”

Ned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你说对方知道你是spider man的,什么人竟然会拒绝纽约英雄的舞会邀请?”


Peter没有说话,内心那点敏感的少男心却有点点悲伤。

还能有谁拒绝spider man?

除了ironman谁还能拒绝spider man。



“唉。”

Peter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扁着嘴扭头看Ned,

“我没有问。”


“啊?为什么?”

Ned有些疑惑。

“恩……有点复杂,我是说我喜欢的那个人……总是很忙,有些别的事情……嗯……”

“哦,那也没办法了。”

Ned耸耸肩。


“是啊,不过这样倒是你会和我一起了吧?唯二的舞会光棍?”

Ned伸出右手。

“当然。”

Peter伸出手和Ned击掌,心不在焉地思索。大概等到他大学毕业舞会的时候,Mr.Stark会愿意和他一起去参加毕业舞会的吧。

唔……是的吧。





Tony总觉得这个礼拜Peter有点低落,虽然他还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但是Tony还是能从对方不时的发呆和走神里察觉到故作平常中的一些忧郁。


“那我先回家了Mr.Stark。”

瞧瞧,以前每每有机会赖着留下来的粘人小子都会和他撒会娇的,现在倒是直接背着书包就准备出门了。

“你怎么了Peter?”

Tony放下手中的杯子,拦住年轻人往外走的步子。


“什么?”

Peter有些僵硬地回过头来。

“额……怎么了?我很好啊Mr.Stark。”


Tony皱皱眉,回想着和这孩子最近的对话,试图找出一点源头来。

“额,Peter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我去你家吃饭也可以的,”

Tony忍不住用海马体回味了下之前吃过的核桃面包,不由撇了撇嘴角,

“额……当然这周五不行,你知道的Pepper总是很能治我,还有那个什么该死的must-attend,哦不,我是说Pepper,额,我尊重她,你知道的我总是尊重女士,当然也包括你的阿姨,那位非常hot的意大利女士。”

Tony顿了顿,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找个别的时间去你家吃顿晚饭?恩?”

Tony眨眨眼睛,卷翘的睫毛随着漂亮的棕色眼睛轻轻晃动,晃得Peter有那么一瞬间有些失神。

“你还年轻,别每天这么一副苦大仇深的忧郁模样,huh?我希望你高兴点,你可是我们的恩活力十足的,……好邻居 spider man。”


“我真的没事。”

Peter轻轻笑了下,摇摇头,本来心里郁结的那么点心事也稍稍散了点,他向来是个善解人意的,更何况——Tony总是关心他的,不是吗?

Peter看着Tony真诚的棕色眼睛,在实验室里的日光灯照下,仿佛盛着满满的扭曲了银河旋臂的脉冲星。


“谢,谢谢你,Mr.Stark,我……我很开心。”





只是一个小小的高中毕业舞会。

生命中比它重要的事情太多了,Peter想着,比起Mr. Stark来不来参加,Mr.Stark甚至注意到了他的起伏的小情绪这件事才更是让他激动到有点心跳加快。

年轻人忍不住无声地嘿嘿傻笑,连带着Flash的讽刺和嘲笑都变得没多么大不了了。


反正只是一个毕业舞会而已,Peter转着笔,在Flash不友善的目光里回答了刚刚Flash没有答对的老师的提问。

虽然,还是会有点可惜。

至少,他也应该亲口问一下的——

Peter把头埋进胳膊里,有些走神地趴着看前台黑板上老师的板书。

——也许他真的问出来,Mr.Stark真的会答应呢。



不过也已经足够好了。

和一起相处了三年的同学们共同度过毕业舞会,也不错的吧。

Peter听着并不有趣的讲课声,还有身旁Ned的不时小声碎话和不远处Flash偶尔的嘘声,平静又美好的高中生活,还是挺有些不舍的……

虽然Flash真的有点烦人就是了。





Peter最后还是没有去成毕业舞会。

这简直是诅咒一样,Peter呻吟出声。

他错过了一年级时候的第一个homecoming舞会,看来也即将要错过高中最后一个毕业舞会。

Peter有些郁闷地躲过迎面而来的一拳,内心无比郁闷。

不仅仅是因为他直到最后也没有邀请到的心仪舞伴,也更是因为Queen区的犯罪分子实在是不知道挑一个合适的时间去做些合适的事情。



Peter把学校八个街区外的一伙毫无犯罪分子自我修养的劫匪吊到银行门口后赶回学校的时候,舞会早就散了。

诺大的校园里已经熄了灯,Peter从被他用蛛丝缠在树上的书包里拿出自己临走时匆匆忙忙换下的西装,十二分丧气地坐在大堂门口的台阶上。


他翻着怀里的西装,由于他的匆忙动作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了,如同May姨弄得卷卷巴巴的可怜小白菜似的。


哦。

Peter丧气之余又有些头大,不知道May姨看到她原本熨烫好的西装变成这么一团卷心菜会有什么想法。


Peter叹口气,脱掉身上的紧身战衣换上皱巴巴的西装,打了三次领带还是没有能够再一次打成功那个该死的温莎结,他皱皱鼻子,干脆放弃地把那条面条儿似的领带在脖子上围了个圈就推开了大厅的大门。




看起来还没有人打扫过,满地的彩纸和碎屑,Peter脚踩在上面走到了有些寂寥的大厅中间。

他本该和他的同学们一起度过这个高中最后的夜晚,虽然没有他心仪的舞伴Mr.Stark——虽说Peter已经足够想通了,但是还是有点可惜。


有点可惜那个最后也没有问出口的邀约。

“嘿,Mr. Stark, 我的毕业舞会我可以邀请你和我一起去吗?”

空荡荡的大厅里回荡着一点点空气中声波的微微震荡,Peter舒了口气,从未觉得那个难以开口的邀请这般容易。


他忍不住笑了笑,年轻的面容上带了点成年人式的无奈,

“当然了,你不答应也没关系,反正……”

“反正……也已经结束了。”

Peter呼了口气,努力使声音活泼起来,

“当然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其实本来我也打算了和同学一起过的。”


时间转过12点,大厅角落里的落地钟开始敲响第十二下。



“好啊。”

带着点笑意的成年男声,尾音有点卷曲的调调,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至少我还可以准备一套合适的西装。”

钢铁侠从天而降,金红色的盔甲给冷色调的大厅带来一丝暖意,

“现在的话,我大概只能穿着这套钢铁战衣和你跳了。”


“Mr. Stark,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

Peter愣在当场,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他结结巴巴的,

“你在我身上还有追踪器吗?”


“我放了所有的东西,”

Tony打了个响指,

“包括这个扬声器。”


Peter背包里战衣突然开始播放起AC/DC。

摇滚的鼓点伴着激情的音乐在大厅里炸响,Peter呆呆看着还滞留在半空中的Tony,半晌才回过神来结巴问道,


“但是,但是你怎么会来这里?”

“额,”

头部盔甲打开,Tony忍不住伸出手指挠了挠脸颊,

“Friday这个坏姑娘直到我到了慈善晚会上才提醒我今天是你高中最后一天。”

Tony看起来颇有些愤愤不平,连小胡子都翘了起来,

“我果然太宠她了,竟然随意篡改daddy的event设置。”


“那那那那您的那个……我是说Ms.Potts准备的那个慈善晚宴?”

Peter越说越小声,他磕巴着,内心蔓上难以自制的狂喜。


“哦,反正Pepper准备的礼物已经送出去了。”

Tony不甚在意地挑了挑眉毛,然后从盔甲里走了出来,

“不过我还是来晚了。”


“抱歉,kid……我说Peter。你会介意吗?”

Tony眨了眨一边眼睛,甜蜜的焦糖色眼睛做了个wink,信心十足道,

“我猜你会说不介意。”


“没没关系。”

Peter干巴巴地答道,脸颊上也泛起来一片激动的潮红。


他双手抹了把脸,有点结巴地问道,

“那,那我能请您和我跳舞吗?哦哦我是说,你真的愿意和我跳舞?”


“为什么不?”

Tony不解地皱了下眉毛,露出个笑容,然后双臂伸展开,

“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可不能浪费了,你喜欢吗?”

“当,当然。”




Peter最终还是如愿地邀请了喜欢的人一起来舞会。

他度过了最好的一天。





FIN。

评论(23)

热度(388)